返回

流氓大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章 姚兰溪的背后隐情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
土豆小说网

dt>

    屠夫也好,黑熊也罢。这种人只能喂饱了当打手。让他们放高利贷实在是为难。林四狗估计他们连十以内的加减乘除都算不明白。所以背后一定有真正做主的。至于姚兰溪的事情林四狗没兴趣,别看她哭的梨花带雨可是却未必是真可怜,也未必就是那么柔弱。

    否则地上躺着两个彪形大汉就敢勾引自己,跟自己调情?一般女人那有这么大的胆子。正常女人应该吓得不知所措才对。可是她给自己打针稳准狠而且非常流畅。勾引自己也是恰到好处。给人无限遐想却也没有实际表示。装作楚楚可怜无非想要的是自己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用流行的话说,这个女人是个心机婊啊。可是自己的舅舅跟人家婆婆搞在一起,这个心机婊估计将来连自己舅舅一起算计了。黄忠毛千般不好但是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。

    还有另外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自己这辈子走正道估计不可能了。没有文凭,无一技之长。还年轻,又想要过好日子。出力气上工地未尝不可,可是自己六年监狱大学本硕连读学的是一身歪门邪道。不捞偏门好像对不起自己啊。

    那就看看现在这个偏门是个什么样子,得学学经验不是。屠夫别看嘴硬,实际上被打怕了。鼻梁骨现在还在隐隐作痛,手指断了一根。林四狗的一招劈面掌现在在他脸上还有一道淤青的印子。黑熊伤的比他重,但是黑熊不怕,因为他傻。

    玉林镇不大,但是作为交通要道却也繁华。跟着两个门神一般的家伙拐弯抹角来到了一个木材加工厂。到处都是木材的味道。进了一个二层小楼的办公室。屠夫推门就进。

    结果尴尬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很大,装修的也算是窗明几亮。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不过他的身上趴着一个女人。林四狗在门外都清晰的看到女人的屁股很白,正在男人身上上下蠕动。

    胸在男人的脸上蹭来蹭去,还能听见粗重的喘息声和淫荡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看到有人进来女人惊呼一声,赶紧一起身从男人身上下来,快速的拉扯裙子遮盖自己的大白腿和大胸。屠夫还知道避嫌转过头去,黑熊则直愣愣的看着流口水。

    林四狗肆无忌惮的看着。女人三十岁上下的样子,一头乌黑头发有些凌乱,胸不小。脸上春情尚在沱红明显。妆容很精致,只不过唇膏完全模糊,而且一部分还在那个男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混蛋玩意……”女人显然怒了,抬脚就踩在屠夫的脚背上,高跟鞋的跟很细,屠夫倒吸一口凉气显然很疼。女人就这样真空上阵扭着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品阳忍不住吹了一个口哨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小心老娘撕了你的嘴……”女人泼辣的很。指着林四狗怒道。

    不过举手抬足之间林四狗看到了她满胀的大胸若云若现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慢走,一会儿我找你去……”四十多岁的男人在办公桌后面想站起来还不敢,毕竟自己的家伙还挺立着那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?一会儿你药劲儿过了别来烦我……”女人毫不客气的说着扭着屁股走了。

    欲求不满人不会有好脾气,林四狗懂得。女人刚走,屋里的那个男的拿起一个烟灰缸朝着屠夫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不会敲门么?”屠夫赶紧一偏头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姐夫……”屠夫嘟囔着嘴。

    “前,前姐夫,我倒了八辈子血霉有你这么个玩意儿当小舅子。”四十多岁的男人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脸怎么回事儿,这人怎么回事儿?还债还是借钱?”四十多对的姐夫指着林四狗问道,一边问一边还带上眼睛,顺便把抽屉拉开里面有一把土枪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姚兰溪要账,被他打了。他想见你……”屠夫好大的个子却唯唯诺诺的说道。

    带上眼镜的姐夫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林四狗,屠夫脑子不够用,黑熊更是个憨货,要账之前都要让他背台词否则都不知道说什么的货色,但是这两个人却凶神恶煞,多能打不知道,但是至少很抗揍。

    要账从未失利过。今天看样子被打怂了。就凭这个小子?

    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你打我的人算怎么回事儿?”眼镜姐夫靠在椅子上把自己的家伙塞回去,顺便整理了一下腰带。

    “我叫林四狗,这位大哥怎么称呼?”林四狗没有说事儿而是先拜码头,这是江湖规矩。

    “好说,周振生就是我。你这是要架梁子了?”眼镜姐夫推了推眼镜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恰逢其会,我去打一针。结果您这两位手下,也不分清红皂白的,没办法就只能动手了。”林四狗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长脑子的东西挨打活该,可是你打完人不走来我这什么意思?”周振生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舅舅黄忠毛跟杨美娟有点意思,所以姚兰溪的事情我帮着问问,能不能松松,鲸鱼翻身的利息有点过了。不知道大哥能不能给个面子。”林四狗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都想到我这来要面子,如果我每个都给我还有面子么?黄忠毛没这个面子,至于你……”周振生冷笑。

    “那大哥画个道,我看看能不能接着。”林四狗说着。

    周振生还没说什么一阵唏哩呼噜的脚步声就上来了,门开着人自己就进来了,正是白天跟林四狗打过照面的白三,身后带着三个小弟。四个人一头花花绿绿。

    “周哥,您要收的账收回来了。你数数。”白三儿轻蔑的看了一眼林四狗,把一摞子钱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拿你应得的那一份。”周振生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三点了点头,从一摞子钱中数出十几张。

    “哥,没事儿您忙,有活儿再叫我,我先走……”白三要走。

    “三儿,问你个事儿。”周振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您说……”白三点头哈腰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过来说让我给个面子,你说我是给还是不给?”周振生用下巴指了指林四狗。

    白三眼色还行,立即懂了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“操你妈,周哥的面子也是你能要的,白天就看你不顺眼,作死是吧……”白三说着伸手去抓林四狗的脖领子。

    林四狗一伸手抓住他的手指朝着手背的方向一掰,白三一声惨叫,身体自然后仰,手臂弯曲想不让手指被掰的太疼。结果脸上直接挨了一拳光当一声躺在地上,抽搐着想要起来,昏天黑地的起不来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小弟不干了,掏出刀来朝着林四狗就刺。屠夫在边上叹了口气,这不是找死么。自己就是动刀了不知道怎么就被干翻了。

    八极拳讲究迎难而上,你打我我要上,你后退我要上。

    上步,压手,拳打在鼻梁骨上。小青年倒地。既然已经出手那里有停下来的可能。打一个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